Forgot password?
sea331
  1. 第一次看到喵上这么多早安呢!
  2. 早安喵!!…咦?你们那些睡得比我早的,去哪里了额?
  3. 我和死神的72小时--【6】

    这章真心的惊心动魄~~ 3月13日 这是地震发生后48小时的事,也是72小时中最紧张最漫长的24小时。 一夜没有怎么睡的我们,清晨就都坐了起来。Z一大早就在外面找公用电话和家人联系,我们的手机都快没电了。X说昨天他去市里发现有地方可以充电,我们觉得的确手机充电是和外界联系非常重要的手段,所以和Z就准备起程去市内找电源。来到那个网吧,真的有地方充电,还有水和饮料。我们非常高兴,立刻开足马力把所有用电器,包括手机,电脑IPOD都开始充电。 有电了以后,我们开始更多地和外界各方面联系。在网吧的电视里,我们看到核电站的爆炸还在持续。官房长官的发言比较暧昧,但是我们判断,核电站的维修已经失控,再不走等在原地就有可能要出事。充完电,我和X回到了避难所,见到了W和H,Z则孤身一人去召集失散的同胞了。他认识的 人多,很多还都没有下落或者孤身一人,Z决定要去找他们。 避难所里流言也越来越多,首先肯定的是食物和水不够了,只能非常有限地提供给老人和儿童,一般人都没有。另外听说在其他的避难所,有日本人在悄悄撤离,坐各种交通离开仙台。我也问到有同学说,她订了去大阪的巴士票,准备过两天就坐车离开。CCTV和使馆工作人员来到了避难所,采访了H,大家可能在电视上都看到了。使馆人员面对是否有救援安排的问题,并没有明确回答,只是说大家先稳定情绪,不要单独行动,等待进一步情况。我和X,W,H慢慢开始考虑也要离开仙台。 下午两三点,Z也回来了。 正在讨论离开,各自整理行囊的时候,忽然避难所警报打响。避难所顿时尖叫一片,工作人员说目前情况不明,还在进一步确认。2分钟后,工作人员宣布,中学大楼发生火灾,要求所有人立刻撤离!我和几个同学抱头鼠窜,我更是连鞋子都没穿,一路狂奔到了操场上。幸好原来是旁边教学楼的一间教室火灾而已,原因可能是忽然电力供应恢复,教室内发生了短路起火。我们见情况尚不严重,又回到避难所内抢出了一些自己的食品,贵重物品和衣物。 在操场上,我和Z,W,X,H一共五个人开始正式商量走不走,走去哪里。X和W表示犹豫,有各种考虑不想离开仙台。我和Z,H意见一致,坚决要离开仙台。我们听说了各种情报,说日本人很多逃亡山形,而且现在有巴士可以发往山形(处于仙台西部60~80公里的县)。我想起研究室有个日本人老家是山形,我立刻打手机给他,他说山形食物和水还没有问题,于是H坚决主张要立刻离开。我和Z也非常同意,立刻就坐车去山形。再次整理行囊,我把电脑和相机都扔在了避难所,只带了水和食物,还有被子,骑车离开。此时是下午5点左右,一行只有我,Z和H三个人了。 天再次黑了下来。 一路骑车到了市中心,我们听HH说在市役所(相当于市政府)有巴士不用排队,立刻可以上车去山形。我们本来已经赶到了车站,于是再次掉头一路狂骑到了市役所,果然,巴士停着,还有1分钟就要发车。我们把车往公园里一扔,一路小跑上了车。乘务员说,今天10点将是最后一班。坐在车上我们并不轻松,因为到了山形,下一步如何去向仍然不明。有消息说可以从山形一路向西,从陆路到新泻,再从新泻坐铁路去东京,也有说可以在山形空港坐飞机直接去东京。讨论下来,H和我们都觉得,陆地依然没有飞机安全,万一发生强烈余震,陆地上很可能会被困在途中。车开得很快,H一路上没敢合眼,怕发生地震可以把我们叫醒逃命。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到了山形。 到达山形,我们再次综合情报,听说飞机场的飞机票都卖完了,现在飞不走,而陆路可能可行。我主张,这些传言在非常时期都不可信,没有到飞机场亲眼证实,不能说就一定走不了,H和Z也觉得,比起走陆地,飞机更安全,而且飞机应该会有退票可以走。我们决定,铤而走险,放弃陆路,打车去山形空港。 一路到达山形空港,首先一件事鼓舞了我们,空港没有关门,飞机都在正常运行。第二天有3班飞往东京,1班飞往大阪的客机,具体机票情况,服务人员没有明确说法。我们三人已经精疲力尽,知道情况后想先歇息休整一下,来到了休息室。在休息室我们遇到了另外3个中国女留学生,也是一路逃亡到了山形。H给了我点吃的,随后就睡了,Z也准备先睡一会儿,明早再去买票。 我躺在沙发上,听到后面那3个女生一直在窃窃私语,我假装假寐,实际上一秒钟都不敢放松。我知道她们一定在策划什么。我听到她们在说巴士。。。新泻。。。什么的,我觉得还好,这些我们都已经掌握,而且她们也没有动,看来还不要紧。我一边继续假寐,一边还在考虑飞机的问题,我想了想,如果买票要排队,那么早一秒钟去排队,就多一秒钟离开的机会,就多一份从核扩散危险区逃离的可能。 想到这里,我假装若无其事地去叫醒了Z和H,告诉他们最好现在就去排队的地方占着,否则不安全,Z和H觉得也有道理,我先下去看了看情况,果然已经有几个日本人已经睡在了那里。我立刻招呼他们下楼,把位置占了下来。接下来,我们进一步询问了服务人员机票到底如何取得。给出的最终说法是,原定航班的席位必须从网上订购,无法现场购买,如果明天订购的机票还有剩余,或者有退票,将按照排队顺序,发放给我们。 Z和H有IPHONE,可以手机上网,而我没有,Z分给我一个ITOUCH上网,我们开始疯狂刷新订购机票网站。可是一筹莫展。中间有几次已经进入了订购的页面,可是最后还是由于网络原因订购失败了。Z有朋友在大阪,还可以上网,率先帮他订到了第二天下午的机票。我和H更加着急地像热锅上的蚂蚁,刷啊刷,时间是那么漫长那么紧张,还是一筹莫展。 渐渐地我和H都体力不支了,我都有点放弃希望了。Z和H安慰我,今天订不上没关系,明天可以排到票的。我虽然心里明白还是刷到更稳,但是实在无奈体能和意志都到了极限,只能作罢,等待天亮。 3月14日 清晨。 航空公司社员宣布开始正式售票登机。我和Z还有H焦急地等待着,一个一个数着登机的人数。果不出Z和H预言,预定了机票的日本人,很多由于无法迅速赶到山形,出现了空位!我们看到了曙光,睡了一夜的队列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终于终于,在飞机起飞前15分钟,开始安排排队人群上机,我们前面还有10个日本人,我们是11,12和13号。位置一个,一个,一个减少,到了我们了! 职员此时还不忘开个玩笑,对Z说,非常非常的抱歉。。。对不起。。。你们辛苦了!!登机吧!此刻我们三个的心情,真的是可以用热泪盈眶形容。 我们成功了,我们一路的赌博,成功了。 就这样,我们踏上了去东京的飞机。 那道死神的黄光,开始渐渐暗淡,死神渐渐离开了。Z在飞机上死睡了过去。太累了,太紧张了,我们都拼尽了极限。 最后的胜利在召唤。
  4. 刚刚静冈发生6级余震。。。在东京的学长说,恩,感觉到,惊险刺激!
  5. 转。我与死神的72小时 1~5

    学长是昨天晚上回到上海的,他在仙台的东北大学读书,现在在写小回忆录,据说地震那时候真的很恐怖~~ 还有一个朋友在东京郊区上班~至今未归~~昨天晚上为止还上网来着,不过今天东京都核辐射污染了~~就不知道怎么样了~ 把连载贴过来大家看看~~(那啥~做梦那段是玄乎了点,可是据说是真的~~ 【1】 一切都要从5天前的一次M7.2级地震说起。。。以下内容均属个人回忆,力求语言客观,绝不带有夸张及个人情感色彩。 3月9日 处于仙台的东北大学流体科学研究所,我和同学们一样的忙碌着。谁都没有想到,死神的魔爪在伸向我们。 我从青叶山的图书馆借来了很多本数值流体计算的书籍,准备修正自己的曲线网格SIMPLE算法。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进展了,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也有考试,编程这方面一直进展缓慢。我在办公室看着数值计算的书,满脑子都是矩阵,算法,心情阴瑟。 研究室的同僚似乎没有。硕士2年级都处在毕业的欢腾中,很多已经去了哥伦比亚毕业旅行。技术职员守谷,副教授小宫老师和我还在办公室。 忽然房间晃了起来。 我和往常一样,依然盯着屏幕,完全不在乎这么点地震。震感渐渐强烈。 守谷开始站起来观察楼下的情况,我还是很淡定地坐着,笑着说没事没事,守谷也笑着,震感持续加强。 守 谷半开玩笑地给我和老师一人一个头盔,大家小心哦~这样的语气。我们戴了起来,我觉得有点严重,但还是觉得,恩这只是一般的地震。我以前在寝室睡觉,有一 次脸盆都震下来了呢,不会有事的。小宫老师年刚过30,是博士后毕业升的讲师,和同学很近。还假装冲出办公室,大家逃呀~~这么的开着玩笑。 但是震感的确挺强烈。大约3~4分钟后,震感消失了。 我又把头盔放回柜子,和守谷说了一句,这次震感挺强啊,不算一般小震了呢。守谷说是是。我马上脑子里又塞满了矩阵,一阵心烦,心想不知道何时才能把编程这步跨出去。 谁知道这才是一切的开始? 【2】 后来网上立刻给出了地震报告,震中在三陆冲(日本东面海域),M7.2级。 事实证明的确是相当强的地震,但是对于固若金汤的日本,这根本不算什么。没有一处墙壁裂缝,没有一块玻璃碎裂,日本人仿佛还沉浸在一种异样的自豪中:我们无坚不摧! 真的么? 死神正在慢慢靠近。 3月9日 晚 晚上我和往常一样,好像去俱乐部游了一次泳,我记不太清了。然后回到寝室,无聊地上了几个小时网,看了桥老师后满足地准备睡觉了。 梦中,我梦见了海啸! 因为我喜欢游泳,我梦中的海啸,像是发生在一个大池子中,浪从远处冲来,很快,很猛。我下意识地去躲避,到了一块矮墙的后面,我抓住矮墙,水从我身边呼啸而过。 我并不是那么吃力地抓住了墙,看着水。。。梦境就只有这些,就模糊地结束了。 3月10日 晚 白天和往常没有大异,不再赘述。 晚上,我梦见了有人来我房间,我觉得那是死神! 梦很破碎,只有一个片段,我躺在床上,觉得床在晃(这是梦,梦中我觉得在晃)。我回头看,我的床板后面是一扇门,房门(这和事实不一样,实际我的房门在玄关,床后没有门)。有人在推我的门,很粗暴,像是恶霸讨债一般,轰隆轰隆地推得我床震动。 我想看,门外是谁,看不清,只看到一道很亮的黄光,我想喊,想问你是谁,你要干嘛!但是在梦中,我一点声音也发不出,动也动不了。我处在极度恐慌中,惊醒了。醒后我发现自己心跳的确非常快,还惊魂未定。看那道黄光,原来是从窗外照在墙上的月光,因为窗帘留了一条缝。 我没有再多想,只觉得啊。。。好吓人,还好是梦,安心睡吧。就再沉沉睡去了。 (现在回想,我不敢说这些就是预言的梦,也极有可能就是一系列的巧合。但是这真的让我很震惊,我觉得梦有可能有预知能力,可能。) 醒来,我以为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我告诉自己好好努力(有点被梦吓到),没有想到,死神真的来了。 【3】 3月11日 和往常一样,我不早不晚地起了床,吃完早饭到办公室开始编程。一边也在电脑上挂着qq和校内,偶尔和同学聊几句打发编程的无聊。上午小宫老师特地跟我说了一声,下午大家一起去会议室参加JAXA日本航空宇宙协会的讲座(日本人也玩凑人数这套),我说好。 吃饭的时候和同学还说起,啊编程还没编完呢,不知道要开会开多久,他们说至少3个小时,大家都一脸不情愿,不过去就去吧。我带了本书去了会场,同去的还有一 年级的庄司、小针,以及几个外国留学生。第一场演讲顺利结束,我途中打了会儿瞌睡,紧接着第二场演讲又开始了,关于如何正确进行科研活动的演讲。大家都心生厌烦,毕竟这些和我们的关系不大,演讲大都是一些套话。 2点45许,真正的东北巨大地震开始了。我们坐在会场发现开始地震,非常快的时间内,大约十几秒,震感已经强烈到了非常可观的程度,老师指示我们迅速躲到桌子下面。我和同坐的庄司躲在了桌子下,震感持续飞快加强,很快我感觉地震已经强烈到房子要支撑不住了。震感已经不是晃动,而是整个地板有至少上下10cm左右振幅,所有的桌子椅子都开始要被惯性带动微微离开地面。小宫老师依然非常冷静,但是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也意识到事态严重。小宫老师指示,大家先不要离开桌底,这栋建筑是最新建造的,至少可以抗7级地震。 我在桌子底下明显感觉到地震远不止7级的程度,我对庄司不停地说,震感很强,不行,不行,房子要倒,我们要死了!这样下去要死了!不停地说,其实是在缓解释放自己恐惧的情绪。我真的觉得自己很可能会永远被埋在这里,我的脑子中闪现了一些人,我想,我还不想死。 强烈的地震持续了大约有2~3分钟。万幸中的万幸,房子没有倒塌,震感减弱了。小宫老师立刻指挥所有人有秩序撤出建筑,到空地上避难。下楼时,学校空地上已经聚满了人,大家都惊魂未定。有人在指远方的SS30(仙台第一高楼,集商务饮食等于一体的一幢综合大楼),看到楼顶天线状结构发生了断裂,似乎马上就要坠落。大家四处环望,研究所底楼的玻璃碎了一大片,所有的楼上都出现了裂痕,外砖明显剥落。所幸没有任何一幢楼发生倒塌,这不得不说是日本建筑的抗震能力非常强大。 同学们都在议论着,这次地震看来非同小可。但是显然,所有人还没用意识到,这次的地震已经到了“国难”的程度。此时距离地震发生刚刚过去10分钟,死神还在慢慢靠近。等待了大约30分钟后,小宫老师和所有上级领导统一了消息和情报,并决定,当即让所有学生回到自己的住处,学校暂时关闭。这里有日本制度的背景,一切应急避难从属于个人的居住地区,由地区管理团体组织应急救援。而学校并没有组织学生避难的能力和权力。 于是我骑车赶往寝室,此时,我心里担心的还是房间东西不知道有没有损坏,接下来不知道会不会停电这样的问题,明显还没有意识到后续的恐怖事态。一路上非常诡异地开始下起大雪,雪越下越大,大到了非常让人难以置信的程度。我只要骑几分钟的车,身上衣服上,竟然就能积起1公分厚的雪花来。头上衣服上一片白色,手冻得已经失去了知觉。 我只感觉这非常非常反常,虽然说仙台地处东北,但是在这个月份,早上还风和日丽的情况下,忽然突降暴雪,真的非常反常。我一路上自言自语着,不会是发生大灾难了吧,不会真的是世界末日了吧。不会的吧! 幸好是没有世界末日,但是日本末日却一点也不夸张。 就这样,我回到了寝室楼。我和死神的72小时拉开了帷幕。 【4】 3月11日 下午4时许,我骑车回到了住处,处于青叶区的仙台第一国际交流会馆,但是会馆已经封锁并撤离,门口只有门卫一个人站岗。所有住户被要求取出重要物品,前往附近的三条中学公民避难所(其实就是三条中学的体育馆)进行紧急避难。我回到寝室,房间已经一片狼藉,所有的书从书架上掉落,冰箱的门全部开着,东西都泼了出来。放在地上的电视机也翻了跟头倒在一边。电已经没有了,水还有,我心想还好。后来才知道,其实水也已经断了,那只是水箱里的存留水。 我想了一想,取出了现金,护照和一些信,又拿了些吃的和衣服。途中又有余震,我不敢多逗留,拿完塞进大书包就冲下了楼,电脑什么都没有拿。我想找一起同住的同学和中国留学生,但是找不到,人都不在,不知道在学校,还是在哪里。手机此时已经瘫痪,根本无法通话。估计发信机构受到了损坏。 我就这样去了避难所,三条中学体育馆。在那里我找到了会馆的管理人员,她表示目前还不知道情况和指示,先在里面避难等候。体育馆里已经人满为患,很多人都铺了被子席地而坐。我不敢深入其中,担心万一有事走不出来,就在门口观望着。雪还在下,非常非常冷,刺骨的冷,我又是刚刚被雪淋过,外衣还有点湿,没办法只能在冷风中,看到底情况如何发展。 终于终于,大约在5点多,我看到了同住的留学生,Z大哥和X哥头戴安全帽赶来。我赶紧和他们打招呼,原来他们在青叶山校区,刚刚从山上冒险赶回来的。Z一直是这里留学生的小领袖,我们都叫他帮主。Z来日本最早,在这里朋友很多,很能干很有组织能力,人也非常善良。找到他我多少心里有点着落,就像找到组织一样。我和Z还有X在避难所暂时安顿下来。接下来我们又考虑再次回宿舍,去抢一点食物和水出来,并且多拿一些被子和防寒衣服,陆续又回了几次寝室。 夜幕降临了。 有人从家里带来了取暖器放在避难所取暖,所有人都打地铺睡觉,夜晚非常非常冷。我和Z还有X因为没有占到好位置,连打地铺的地方都没有,只能坐在地上,时间久了实在腿麻得不行,人也很疲劳。Z提议到外面走走,活动活动关节。此时已经是午夜。晚上我和Z只能坐在体育馆一个厕所的门口,那里很臭,又有风,没有人要睡那里,我们找了两张椅子坐在厕所门口打瞌睡,至少比坐在地上,腿要舒服一些。 就这样,我们在避难所的厕所门口睡一会儿,透会儿空气活动一下,再打会儿瞌睡,过了第一晚。带来的吃的东西还有很多,不过我盘算着得再多屯一些储备。 天亮了。 【5】 3月12日 一大早,我和Z在避难所又等到了几个同学,都是中国的留学生。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准备兵分两路,我和Z还有W去市里搜购食品和水,X去市里打探其他情况。 一 路上,我们看到所有的便利店都已经关门。到了最近的大型超市SEIYU,果然排起了长龙。由于停电,超市已经无法正常营业,只有收银员在门口,用计算器按 着,进行限量的食品贩卖。Z在前面不断询问还有没有存货,到底够不够卖。排了将近3个小时的队伍,我们买到了一些面包,饮料和水果,估计足够几个人活 3~5天不成问题。稍稍心定了一点。 回到避难所,我们一边商量,我又和Z回宿舍取了几次衣服。避难所开始发出通知,水和食物供应严重不足, 已经无法正常发放!我们手握着那么一点食物,也还是胆战心惊,不知道哪天就会断掉。同时,我用手机的电视功能关注着最新的灾害情报。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 发生了了重大海啸灾害,菅首相用“国难”来形容此次地震。我们心中暗暗觉得很不妙。 X从市里回来,说仙台市内还有电力供应,他还发现市内有一些网吧,提供着紧急充电服务。我们手机的电也不多了,避难所这里没有一点电。我和Z还有几个学生一起,基本还是一筹莫展,Z比较乐观,说不会有大事,已经过去了就好了,我们在这里等待看看。 就在当天晚上,广播新闻称,距离仙台仅100公里的福岛核电站发生了爆炸,有可能产生了核泄漏! 当 地10公里范围内开始组织紧急撤离。听到这个消息的我们无疑惊呆了。脑中可以说一片空白,我看到Z表情非常僵硬。再次,仙台进入了冰冷漆黑的夜晚。避难所 没有电,也没有取暖,一片漆黑。我们躺在地上,听着此起彼伏的婴儿的啼哭声,还有混杂着大人的说话声,恐怖的气息让我们根本无法入眠。 后来据Z说,就是那天晚上,他写好了遗书。 【未完待续~】如果大家还想继续关注的话~
  6. 有人要看《我和死神的72小时》大连载么?仙台东北大学回来的学长正在激情书写中~
  7. 原来我某个在日本的学长就在仙台东北大学。。。。昨天还是前天回来了。。。。
  8. 据说宣布核泄漏抢救失败了!
  9. 转~【据称福岛2、3号机周围辐射量已达400mSv】完了,前方出现高能量反应,看来SEELE攻陷NERV总部,使徒已经侵入中央教条了。
  10. 作业突然变超多~~可以死了。。。
  11. 可算下课了…饿死娘了
  12. 看完长发公主~睡觉!晚安喵~
  13. 转…danyboy 说: bendao 12分钟前 说:弟弟正在千 叶(东京)。 称电视报 道第二核电站事 态无法控制 ,今晚大概 同一核一样了。 求切尔诺贝 利等扎实的 文献以及建议: 1. 半径多少为 安全 2 .如 何自我保护…ps:最新看到的消息是 1015mSv /h 的放射量-
  14. 好吧…被假消息了一把…
  15. 啊啊啊?!波多野结衣妹子在地震中挂了!我还没看过你的片呢…
  16. 今天怎么这么多眼泪!看建国大业哭,看日本地震也哭,看四川地震的电影还哭…各种眼泪吧拉吧拉就往下掉…
  17. 起床了…
  18. 最近电影院有什么电影好看啊?
  19. 2012又近一步啊~
  20. 事实证明,有些习惯根深蒂固,几乎不可改变…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