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got password?
yqjun
  1. 看到自习室看楼下的巴士开过,突然觉得很像在俯视千与千寻的水上火车
  2. 毕业季。。。catfan吹起了辞职之风。。。
  3. shit...正确率低得像shit...
  4. 原来百度网盘有离线下载功能,迅雷你一边去吧= =
  5. 今天起晚了,昨晚的梦记得不太清楚,前半段是我是弓箭手,招兵起义打仗去了;后半段是记不清的日常。
  6. 发现有个妹子抱着枕头来自习室找蓝朋友。。。
  7. 昨天早睡,做了一个很美很舒服的梦,梦到了高中时候在意的两个女同学,笑得很灿烂很美。醒来回到现实,虽知从来不存在希望,但是却不知为何充满动力,去自习室学霸mode。
  8. 昨天没睡好,今天颓废了一整天……好好睡觉,明天好好学习。
  9. 原来中国大学都有伪造就业协议的潜规则。要么丁克一族,要么离开大陆。与其毒害下一代,不如不让他们诞生。
  10. 学校居然要所有没有找到工作签三方的学生无论如何都要搞张证明书,证明“该学生有能力在本公司工作,但是由于某些原因没有签三方”。直白来说,伪造工作证明,提高毕业生就业率。这间学校叫做“华南农业大学”,遇到的高中生我都会叫他们不要来读。
  11. 一整天都很困。
  12. 看书看不下……
  13. 移动版确实改变很大,但仍有不少进步空间。
  14. 耳塞的能力与恶魔的嚎叫比起来就是渣。
  15. 一个个带着各种噪音闯入圣地,两个女生还在教室啃炒面,破坏了宁静还要污染空气。求耳塞快点到货。
  16. 五一三天。回家两天,完全在睡眠、阴沉天气和bilibili中度过,第三天,回到学校,早晨坐在空无一人的自习室,窗边只有扫地声和鸟鸣,安静得心旷神怡。时间快停下。
  17. 为了与宿舍的恶魔对抗,入手隔音耳塞。[link url="http://goo.gl/rRJTT"] 希望能生效。(现在买东西,有种只要不是国内生产的就大丈夫的心理安慰。
  18. Q。从小学的深夜档,到大四毕业前夕,对EVA一直似懂非懂,下一次是四年后,人生有多少个四年。
  19. 13.04.28

    没有标题,只是随意码字。 五一假,在喧闹的车站读完了《秒速五厘米》小说的前两章《樱花抄》、《宇航员》,一开始觉得文字的能量并没有动画强烈,可是随着词语句子标点符号的逐渐推移 ,对书投入的感情越来越深,文字的力量可以把灵魂吸入,甚至可以抵御钻入耳孔的吵杂。 耗时一小时零十分的车程,虽然开车时间晚了十多分钟,但路上并不堵塞,在头晕与昏睡中很快回到了家乡。半睡半醒中,听了车上电台的意林风格的爱情故事,讲述没有味觉的B小姐与和与其交往三年却没有发现起其味觉问题的A先生之间的分手故事。 回到家喝了粥,和大姐、父母随意聊了几句近况,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我有时也厌恶自己的冷淡,想像二次元的角色一样和家人畅聊大笑,但不知为什么就是做不出。最后轻描淡写地说出了对毕业照的想法,父母貌似不太希望缺席儿子的大学毕业照,尽管我还是觉得毕业照意义不太大,至少目前我不能确保毕业照戴的那张笑脸面具能不能做好。不过为了父母的心愿,还是尽力制作好面具吧。 洗了澡,依坐在床上,虽然略头晕,还是读完了第三章《秒速五厘米》,里面更详细地描述了远野贵树从鹿儿岛回到东京后的感情生活,他无法了解自己,因此无法给予她人幸福,伤害了所有交往过的人,包括他自己。尽管作者笔下的贵树在最后一幕下决心无论电车的另一边有没有她,他都将迈步向前不再迷惑,然而我所饰演的贵树却没法如此潇洒,依旧迷茫。也许是因为作者笔下的贵树是经历各种风雨的社会五年生,而作为读者的我所饰演的贵树不过是个仍躲在大学保护墙内的无知少年,不同的阅历感悟造成不同的贵树。 现实与故事的重叠,突然发现自己的感情(并非恋情)也可以写成一本围绕三个女生,刚好跨越十年的三部曲,不过今天略累,还是下次吧。 果然我还是无法做到清心寡欲,还是需要通过码字来倾泻感情,吃素和向一本衫猫像许愿取走表情也无法很好的地让我保持心如止水。越想让自己变得静心,却越容易让思绪指数暴涨。苏格拉底的know yourself实在太难了。 触屏码字感觉不很爽,没有键盘的敲击声算不上码字,就像没有翻页声阅读算不上读书。恩,如果雅思过了就奖励自己一台NOKIA Asha 210吧。
  20. 各校毕业期启动,Qzone上看了不少高中同学的毕业照,相聚的一群高中同学中没有我,没人邀请我,就算有我也会推脱,何况没有。我的毕业照不会请同学来,家人我也不想叫来,把必须的毕业照拍完我就会闪人了,那个时间应该是雅思备考阶段,即尘埃未定的时候,何来心情搞这些。不过这也并非主因,主因单纯的是没有所谓的“羁绊”罢了,直白点是友情并不存在我的世界当中。毕业照?聚会?唱K?三国杀?狼人?这种朋友聚集的地方,恨不得马上逃离。我不属于那里,我也不应该存在于那里,如果我被迫肉身存在,大概我的灵魂在出门那一刻已经逃离。不过实际被邀请去聚会的次数少之又少,只是恐惧感未曾减弱。我并不怨恨并不羡慕,你们玩你们笑你们欢乐,我毫不介意,别拉上我就行。不过在我的日益努力下,已经没人会拉上我去聚会了,旧同学早也习惯了没有我的存在,也许只有在回顾高中毕业照才会看到一个曾经认识的人类?谁?想不起。GJ。说那么多,我只是想表达一个词,yeah。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