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got password?
VickyClr
  1. 重拾与瞌睡斗争的方法之一——用右手指甲盖掐左手手背,比喝水或抖腿的效果好一点。期间偷偷瞅了瞅其他人,都是一副认真听课的样子,真是惭愧得无地自容。
  2. 晚起一分钟即丧失先机,论不赖床的重要性。
  3. 打瞌睡的时候做的笔记几乎都是鬼画符,有的自己都不认得
  4. 大V说:看到消息不回复不礼貌,于是我回了。回了之后又有新的讨厌问题来了,我愈发不想回复,就删消息不管了,我觉得这才是真的不礼貌。
  5. 如愿以偿吃到了炒面,前一半幸福,后一半痛苦,想起若曦说过的冰糖葫芦和芙蓉糕,这情景是有几分相似的。最怕不过心心念念,到头来却只是不如怀念。
  6. 突然想吃炒面
  7. 好奇害死猫,又跑去翻物流信息,原来真的不止三次。第一次看见他名字的时候就觉得很不错,想知道他人长什么样……OMG我居然真的害羞了。可是我已经没银子买买买了ಥ_ಥ
  8. 刚刚一位快递小哥让我把他电话存一下,理由是给我发了这么多次我居然还不知道他是哪家的,我翻了一下通话记录,这是第三次,所以小哥你是觉得一回生二回熟三回我就得记住你独特的嗓音了?
  9. 我也滤一下

    [img src="https://catf.me/photos/607110c250b7ca7d36f1fd15c2265d25.jpg" width="640" height="873"] [img src="https://catf.me/photos/2377925c4535192db695510f58c12365.jpg" width="640" height="873"] 选了两个看起来比较有食欲的
    Joey, good for u!
  10. 初中时跟老师撞衫,可笑的是到了高中还偶尔穿那件衣服,在花季把自己穿成了一棵苍老的树,如今不得不“什么年纪穿什么衣服”。这大概是我没有小时候可爱的原因,自己都不认同自己。糟糕的情绪啊,消化不了,为什么回首往事总是令人难过的那些最先出现呢?
  11. 以前跟闺蜜说我这人很可笑,守得住别人的秘密却守不住自己的,聊天聊着聊着就容易暴露。我有段时间连父母都不愿相信了,因为他们也会往外说。有些事情,只是想找亲近的人倾诉,怕闷坏了而已,并不想扩散到更大的范围,哪怕只是多一个人知道。我不习惯叮嘱他人“别跟其他人说”这样的话,这显得我很不信任对方。可事到如今我觉得如果不是绝对可靠的人,还是不要掏太多心事,因为不能保证哪天从一个自己意料之外的人口中听到。当年看《不能说的秘密》,印象最深的不是主角们的恋情,而是小雨告诉了老师她的秘密之后,老师“出于好心”告诉了班长,然后就是小雨被羞辱。我看到那里格外心疼。如今我的闺蜜,也许只剩一个了,我感谢她记性不好,我所有不如意的事情,她都愿意一一倾听,然后忘掉。
  12. 葱花

    [img src="https://catf.me/photos/d9879fbf1909c667fe052436cfa83e86.jpg" width="640" height="853"]
  13. 有时我也想做一个没心没肺的人,至少可以睡得安稳。
  14. 原来真的有这种情况:不评论不是因为不关心,而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词不达意。
  15. パパのいうことを聞きなさい

    [img src="https://catf.me/photos/1ad7e88e244c6f5b3efa8a49d6f3a37e.jpg" width="640" height="853"]
  16. 像我这种自制力为负数的人,中场休息时间就应该只喝水or去洗手间,更好的选择是开始另一段修炼。睡了,晚安~
  17. Windows tab一个并没有什么实际价值的快捷键组合
  18. 今天切发了芽的蒜,我的内心戏是这样的:天呐,我居然在活生生地残害一位母亲!
  19. 梦见自己叮嘱母上大人照顾好我的猫,然后想了想我好像没有养猫,那个傲娇地窝在楼顶角落的大白猫似曾相识,但她到底是不是我的呢?好像不是,又好像是,最后貌似在犹豫间没有下文了。而肯定的是我知道自己在做梦,并且那不是我的猫。如此理智的梦又回来了。
  20.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ω・)~(・ω・)
More